东京见闻

前几天第一次去了趟东京,把一些不同的感受,记录下来。主要在东京站附近活动了一下,也大约出去略转了转,感觉还是和国内的城市存在一些显著的差异。

我在东京站附近,中央区这边距离银座也很近,基本算是比较繁华的中心城区,城市的高楼显得不多,但街道基本都四通八达,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到处都显得很干净,但整体绿化看上去并不多。到处都显得很窄小,包括酒店的房间,各方面对于空间的利用很极致,很少浪费。

交通方面,火车(地铁)遍布,感觉几百米范围就有多个站点,关键是还不像国内这样拥堵。一方面是车很准点,误差几乎很小,同时车次非常多,这样快速形成了人流的交换。哪怕在一些大站,人流量很大的情况下,因[……]

Read More…

给小学孩子的一封信

小学,对于人生而言,是一个起步;对于童年来说,是一个新的旅程。你在这里,学习知识,融入团体,认知世界。在这一刻,我对你有这样一些期待:

掌握知识
无论是语文、数学、英语,还是艺术与科学,我希望能够通过勤学苦练,掌握这些基础的知识,并从中发现和培养自身的兴趣。

明白事理
小学,正是从不懂事向懂事过渡的阶段,我希望能够理解一些基本的事物运行逻辑,了解一些所谓对与错的道理,做一个明白事理的孩子。

理解文明
很幸运的生活在这个时代,整个星球文明演变浓缩的知识传递到你,无论是课堂上的,还是课堂之外。当前科技的发展一日千里,城市的演变日新月异,我希望你能够尝试去理解文明,适应[……]

Read More…

PHP 代码中 Fork 函数导致的 Bug 处理

这几天遇到一个诡异的问题,同样的代码在一台机器上执行能获得正确结果,但另外一台机器上执行就出错。两台机器的环境本身就是不同的,一个是 CentOS 5,一个是 CentOS 7,使用的 PHP 版本也是不同。深入去分析出错的代码,最终发现是出现在多进程处理部分,Fork 函数出现了问题,新旧系统在 Fork 函数时,父子进程运行的先后顺序是不同的(2.6.32 以前内核是子进程先运行,2.6.32及之后是父进程先运行,并且尝试修改 kernel.sched_child_runs_first 发现也无法改变顺序),在新的机器上会导致代码不能顺利执行下去,跟进去查看,在 Fork.php 中的 s[……]

Read More…

神奇的针灸

上周腰部莫名其妙的被扭到了,而且特别疼痛,最严重的时候连翻身都无法做到,饭都只能趴在床上吃。第二天略轻松些的时候,先到第一医院去检查,由于是周末,只能去看急诊。是个外科医生,听我描述完就告知我没啥事,在家静养就好。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人要么就是真的高手,要么就是太草率啦,好歹望闻问切多了解一些才能更加确诊才对,都没有看我的腰部状况,只是简单询问几句,这样就确诊?好歹我废了半天劲过去,又排队等了会,结果就是2分钟而已,开了止痛药和膏药就算是完事啦。对第一医院感觉越来越无好感了都,还好后面对方回访还是比较细致的,详细了解了我对医疗态度不满意的情况,回访倒是相当的仔细,但愿对方能够真正理解服务,能够有种[……]

Read More…

城市发展建议

晚上看到政府规划征求意见,遂基于自身理解,花些时间写了点,但居然总是提交失败,又不忍自己的时间白费,姑且记录在这里好啦。

对城市发展规划的建议如下:

1. 交通。当前厦门交通的较大问题是前瞻性不足,效率太低。海沧大桥已经堵了多年才开始修海沧隧道;翔安隧道已经很拥堵了才准备修翔安大桥;成功大道才通车几年就已近乎饱和;仙岳路几年一次大改还是无法适应巨大的车流量;高崎机场已经很饱和了才规划翔安机场,但进展一直缓慢;厦门北站才修好没几年又要再扩建高铁站等等诸多事例都说明了交通规划层面的问题,良好的交通构架有助于扩展城市边界,是很值得去做的事。
2. 教育。高校方面,整体教育基础仍显薄弱。[……]

Read More…